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愛在江湖 第二十五章 愛在奧克蘭第二十五章 愛在奧克蘭主播: 『他還是說服了妳家人?』『他說服了我, 他說他知道自己只修及格了演藝學分, 人生的學分還得從頭來過, 但是他準備好了, 我說問題是我不知道自己準備好了沒, 我是真的不能確定』『是啊, 這是終身大事, 連雲這樣似乎有點衝動』『我收下了戒指, 答應要考慮, 可是他不認為這是衝動, 他拿著紐西蘭的機票握在手上, 誠懇的看著我說“我一問到妳班機的同時馬上買了這張機票, 不管是要花十個小時或三天, 十天, 一個月, 我相信我能說服妳嫁給我, 我只求妳讓我跟妳上飛機”』『於是妳就瓦解了?』『差不多吧, 算是投降了, 我想再冷靜的人也值得為愛冒一次險, 何況我投入了兩年多的感情, 我們在奧克蘭住下, 一個月後結婚』『很大的改變』『是的, 對我們兩個人來說都是, 我面臨事業跟婚姻的急遽變化, 而他卻是從一個大明星走入平凡酒肉朋友, 他的改變好像比我還大』=====『哇! 你終於追到她了! 跟我講, 你 …有沒有來下跪這一招?』連雲用帶點靦腆的笑來回應我,『不像妳想的那樣好不好, 只是她一直低頭啜泣著, 卻不說一句話, 我能怎麼辦, 班機快起飛了, 我單腳跪下, 手裡握著往紐西蘭的機票, 雙眼看著她』『她就是不說話?』『她只收下白金定情戒指, 說“給我一點時間好嗎?”可是我想錯過了這一刻, 誰知道會有什麼變化, 兩年前我錯過了, 我不想再錯過第二次, 於是我跟她說“別讓我再錯過妳了, 這張飛紐西蘭的機票代表了我的決心, 不管是要花十個小時或三天, 十天, 一個月, 我一定能說服妳嫁給我, 我只求妳讓我跟妳上飛機”』『搞定?』我好像比連雲還要興奮『她接過我的機票, 看了家人一眼, 問我“你的行李呢?”我抓過她的手放在胸口上, 說“全在這裡了”』頓時, 我好像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還誇張的叫連雲看, 我說 『你真是商務中心沒白演一堆偶像劇, 簡直是….』連雲站了起來, 『妳要這樣消遣我, 我不說了喔』我連忙起身, 『好啦, 小氣鬼, 沒啦, 很感動好不好, 演了那麼多愛情戲, 總有一次為自己的人生演, 這也不為過啦!』『到了奧克蘭, 安定下來以後, 我開始陪她到處跑, 像自助旅行, 她需要為即將展開的專欄確定目標, 就是前置作業』『渡蜜月喔』『好啦, 隨你說, 我們兩個都喜愛旅行, 當然啦, 很多要適應的, 但只有兩個人的生活其實蠻簡單的, 走到那裡玩到那裡吃到那裡, 我開始了解她的工作, 她很認真的安排好訪問的對象, 我拿出以前工作的本領, 幫她喬了不少單位和人, 像個TEAM一樣的合作無間, 很充實的一個月』『那…感情呢? 』『還用講, 完全沒干擾的生活, 整整談了一個月的戀愛, 我大概把兩年來欠她的情話都補足了, 於是我把鑽戒拿出來又求了一次婚, 就在我們結束勘查的那天晚上, 』『說起來你也很讓人感小型辦公室動, 我想一個女孩子碰到這樣的男人應該也值得了』眼看著海岸就在前頭, 我奮力的和連雲合抬著竹筏, 心裡想著就快要獲救了, 這段奇遇應該也要到尾聲了, 突然也感慨起來了。『妳怎麼突然感慨起來了, 問題是婚後才是真正的考驗, 我一直是個很自我的人, 常常, 我忽略了別人的自我, 我說我太太』『你太太…應該是個獨立又有個性的人』『妳何以見得?』『要不誰能夠挨的起這樣的感情折磨和考驗?』『也是, 難怪後來我們吵這麼兇』連雲小聲的說著, 我還以為我聽錯了!『吵架 ?』=====主播: 「我想觀眾最好奇的是連雲是不是個好丈夫? 或者說合不合格?」「這個問題我想我們十年的婚姻和一雙兒女就是最好的答案, 至於過程就像每一對夫妻一般, 都要經過許多磨合和努力, 我們也不例外」主播: 「妳們的婚禮為何選擇不公開?」「到了紐西蘭以後, 我們一個月後才結的婚, 家人都到了以後, 我們都希望得辦公室出租到家人的祝福, 我先生顧及我娘家人的隱私, 決定不公開」主播:「你不擔心成為連雲無法公開的地下夫人?」「如果care就不會結婚了」主播:「妳始終是個獨立自主的女性, 說說看回台灣以後為什麼連雲會突然退出這個圈子」「這只是生涯規畫的問題, 他想給家人長遠穩定的生活, 其實在物質上我們並不匱乏, 但是他希望孩子在正常家庭裡長大, 同時擁有父母的愛」主播:「全部是為了孩子?」「可以這樣說, 他很孝順更是盡責的好爸爸」主播: 節目回到現場, 我們為您播報一節即時相關新聞, 據最新消息顯示, 斐濟當局已經派遣一支精良的救難隊伍搭乘直升機前往發現營火痕跡的小島, 將進行地毯式搜索, 相信很快就會為觀眾帶來好消息, 廣告後請繼續收看最後一節, 連 太太為我們描述一下10年婚後的生活=====『結婚以後, 她開始進行工作, 除了旅遊專欄, 一週還要到大學兼幾堂課, 越來越忙祿, 我卻相反宜蘭民宿』『沒必要退出啊, 不懂耶, 你還是可以繼續工作』沒想到連雲一附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是既想知道又不想強人所難。『當時工作已經到了一個段落, 本來就準備休息半年好好經營我的婚姻, 可是當Ellen 開始展開工作以後, 我整個生活開始不平衡』『怎麼說?』『她每週都要出差好幾天, 搭一個專業攝影記者, 第一次還好, 然後第二次, 第三次, 這樣常態的工作下去以後, 我真的很不習慣, 更不能接受她與一個男性工作同仁一起出門, 每次總要個3-6天, 她不在的時候我總是想東想西, 除了照顧家裡, 寫寫劇本, 看書, 我沒有太多的社交活動, 她又必須花很多時間與那位攝影師溝通, 有一次我看她在一張memo紙上寫了好幾個那個人的名字, 當場我就發火了』『OMG! 這應該可以溝通吧』『當時我已經忍了三個多月了, 我太太趕稿趕的很辛苦, 稿子要集結出書, 有很多細節跟公司在談, 她說的都是英文, 我不是完全九份民宿能理解, 多問她總是說太多細節沒辦法跟我說明, 她越急就越覺得我管太多, 應該去做自己的事, 而我卻認為我全心留在紐西蘭陪她是為了經營我們的婚姻的, 不是來跟她吵架的, 有好一陣子是時好時壞, 總會合好, 但是那次我把memo全撕了, 那memo上都是她的一些重要記事』聽得我都發冷了, 好好的新婚歲月怎會變成這樣? 『你….該不會出手打人了吧?』『怎麼可能? 我是這種人嗎? 可是, 有時候說出口的話比拳頭更傷人』我打了個冷顫 『你…不會是說了些懷疑她的話?』『我沒有那個意思, 妳知道中國人生性保守些, 我知道我是不對的, 可是要我假裝我一點都不在乎, 妳想我做的到嗎? 那一陣子她的脾氣也突然變的很爆, 動不動就叫我不要吵她, leave her alone, 我知道她是沒時間溝通, 不是不想溝通, 但是癥結在我的心態』『當你將所有的心思全放在這個婚姻上頭時, 你看不到其他的』『好像你說的對, 租辦公室我太拘泥於獨佔性, 眼中只有彼此, 加上語言的問題, 把她的工作夥伴當成是我們婚姻的intruder, 剛新婚時常兩個人膩在一起聊心事的時間也沒有了, 終於有一天, 她也開始對我吼叫, 要我出去, 後來我才知道她那天是deadline, 必需交稿, 我終於發現事業心並不是男人的專利』『你才知道喔, 人家為了成全你的事業躲在背後兩年辛苦的愛著你, 你才幾個月就受不了了』『我…我知道我錯了嘛, 那時候實在吵的太兇, 我開了車子就出門了, 什麼也沒帶』『離家出走? 會不會太孩子氣了?』『我沒有, 不是有意的, 我只是出門透透氣, 然後我在個商場碰到一家子台灣移民, 是我的粉絲, 他們很開心看到我, 邀我到他們家做客, 我當時連手機都沒帶, 身上也沒什麼錢就去了, 沒想到主人太過熱情, 他們的老媽媽從台灣來玩, 一聊起來就沒完沒了, 又要我參加他們孩子的婚宴, 我想就多待一天而已, 打了電話回家電話辦公室出租不通, 我想Ellen又在講公事, 沒想到這一玩就到了第三天, 大家喝的太high, 我醉到醒來時已經過午了, 電話打回家沒人接, 我想她出門了吧 , 開始不是滋味, 看看人家這一家子多麼快樂, 我連老婆在那兒都不知道, 心裡一時起了糟糕的念頭, 哎! 我只跟妳說而已, 這是我藏在心裡的秘密, 妳可不要亂說出去』『你想離婚?』『妳怎麼可能會知道?』高八度的聲音確認他是真的很驚訝『要不你就不會說那是“秘密”了』『妳發誓妳不會說出去』『說出去我就走不出這個小島』 OS. 今天發現了大明星單純的一面, 我想我會用飛的, 游的或划船出去, 怎麼也不會用走的!『好, 那我相信妳, 我真的只是一時的情緒, 我看人家夫妻子女父母一起共享天倫, 就算不住在同一塊土地, 還是那麼的親密, 我想到自己的父母妹妹被我放在台灣, 事業也停擺, 我老婆卻整天只顧著她自己的事業, 忽然間我也想放手讓她自由的追求買屋她的事業』『所以你是被刺激所產生的情緒』『先是前一天晚上喝了太多, 強顏歡笑像是麻藥一樣讓我喝到醉不了, 隔天的hang-over害我難過到想死, 可能腦袋也就不靈光了』『所以你衝回家吵著要離婚?』『我是回了家, 可是找不到她, 我想我都失蹤了她還照樣出差, 更不能接受, 一回頭看到桌上的字條, 居然是鄰居留的』『你太太出事了?』『你怎麼又知道了?』『不然就是你太太自己留的, 不會是鄰居了!』『你說對了, 只留個地址, 是當地的公立醫院, 我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都沒多寫, 連電話也沒有, 我看到我太太的手機跟錢包都在家裡, 開始有了不詳的預感』聊著聊著已經來到海邊了, 這會兒風浪有點兒大, 我的恐水症突然襲上心頭, 或許跟連雲當時的心境差不多吧。

hk24hkyz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著談太極拳的腿一般太極拳被人談論的大多是推手發勁多強,很少有關太極拳腿法的運用,拳架中有關腿腳的動作,一般有學過拳架的人多有概念,我賣屋就不用在這個地方談太多。承上篇,我問完被踢而不能走化乃是自己「聽勁」的問題後,接著我又問余老師有關太極拳腳技的問題,余老師回答腿技的運房地產用概念基本上是跟上半身發勁的概念大同小異的,余老師以「搬攔捶」中有個提腳動作做為示範(以拳架招式套招做示範是錯誤的,但在教學時有要以此買屋網種方式來方便說明,但切記需叮嚀學生對敵運用變化多端,不可以以套招為模式學習來自我設限。)余老師做「搬攔捶」提腳動作時,上身與我搭手不動買房子,下半身左腳踏實,右腳懸虛在空中,發勁踢我右腳脛骨,力量貫徹,剎時整個人感覺下半身往上翻起,而上半身受下半身移動牽連往反方向,整個人是租房子下半身朝左上方移動,上半身往右下方跌,差點成平躺空中而跌落,那種被踢中的威力,刻骨銘心;余老師做完示範後,以自己為靶,讓我也做了幾次,房屋出租剛開始都不太合格,後面有連續幾個踢法,踢在余老師腳上,余老師點頭稱可後說:「這個感覺記住就可以了」。 曾在一些歷史文獻上看到,楊派楊班售屋網候曾一腳將一位挑戰的壯漢一腳踹飛倒地不起,當時以為楊派有什麼特殊鍜鍊法,經過老師講解才知道是鬆柔發勁才有此種威力;也有在一些文獻上看到賣房子大陸民國時期一些太極拳名家與人推手時也會用腳輔助踢推對手,但是用腳發勁,除了余老師外,也沒見過別的人用過,同樣的留個紀錄在此,提供給大新成屋家參考。 

hk24hkyz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09 Tue 2013 04:06
  • 命好

命好命好李家同命好─就是小的時候,碰到了好人,沒有碰到壞人。王胖子是我的好友,我認識他是因為我教他的兒子彈鋼琴。有一天,琴練好了,我要離開的時候,聞到一陣菜香,忍不住向廚房張望,發現王胖子滿頭大汗地在燒菜,他看到我的饞相,留我待下來吃午飯。他告訴我他是台中市一家四星級大飯店的主廚。我太太知道王胖子是大飯店的主廚以後,立刻下令要我用一切方法和王胖子建立友誼。王胖子知道我們夫婦好吃的弱點。就壓迫我陪他打網球,他這個胖子燒飯技術一流,打網球卻不入流,沒有什麼人會想陪他打網球的,我為了想吃他燒的菜只好經常陪他打,他也沒有使我失望,經常做幾道菜,邀我們兩口子帶唯一的女兒去吃飯。王胖子是個訂做禮服大好人,他告訴我他還有一個兼職,在彰化的少年輔育院教那裡的一些孩子燒飯。王胖子收入奇高。這是公開的秘密,他去那裡兼職,其實是等於做義工,很多過去有前科的孩子們,離開輔育院以後都找到了餐飲業的工作,其中王胖子有很大的功勞。有一天,打完網球以後,王胖子告訴我,他在輔育院發現了一個孩子,頗有音樂天才,他說我應該進去以義工身分指導他。這個孩子叫做趙松村,他的確有音樂天分,他完全無師自通地會彈鋼琴和吹長笛。我的任務只是糾正他的一些錯誤而已。我說他有音樂天分,是指他的音感特別好,只要有人唱一首歌,他立刻就能在鋼琴上彈出來,右手彈的是主旋律,左手彈的是伴奏,伴奏通常是他自己隨性編的。這種學生濾桶,真是打了燈籠都找不到。趙松村和我學了一陣子音樂以後,開始告訴我他的身世,他的父親在他小時候就中了風。成了植物人。可是一直活著,住在一家醫院裡,他從小靠他母親帶他長大,因為他們的家在非常偏遠的鄉下,沒有什麼工作可找,母親只好打零工來掙生活費。在他念國一的時候,好幾次沒有錢繳學費,常常赤腳上學,書錢也交不起,都是老師們幫他解決的。他本來也不喜歡念書。這種念書生涯,使他感到厭倦,決定一走了之,到台北去打天下,當時他才只是國中二年級的學生。他在一家營造商那裡找到了一份苦工的工作,雖然累,收入卻使得他感到好快活,他還寄錢去給他媽媽。沒有想到的是他媽媽出了一次車禍,他趕回去的時候,他母親節能燈具已經斷了氣,他從他媽媽的遺物中,拿了一條十字架項鍊作為紀念。也從此變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他雖然有一個阿姨,阿姨家境也不好,無法照顧他,因此他回到了台北。趙松村慢慢地感到做建築工人太苦了,雖然薪水不錯。可是成天在大太陽下流汗,幾乎沒有一分鐘不是身子臭臭的,他羨慕那些在KTV裡服務的孩子們,他們可以穿襯衫,有的還打領結,又不要曬太陽。雖然薪水不高,至少好像有點社會地位,所以他就設法改行,做了一名KTV的服務生。當初在做工人的時候,他從來沒有交過壞朋友,現在不同了,他交了一大堆壞朋友。究竟他犯了什麼錯,我不便說。我只能說,他犯的錯全是他的那些壞朋友教出來。他非常關心他爸爸,他說他過去過一陣酒店經紀子就會去看看他爸爸,現在不行了。我找了一個週末,去桃園那家醫院看了他爸爸,也回來告訴他,他爸爸仍是老樣子,他可以放心。趙松村又告訴我,他有一個小弟弟,他離開家的時候,小弟弟四歲,他回去替媽媽下葬的時候,小弟弟被好心的人送走了,當時小弟弟只有五歲,他的小弟弟叫做趙松川,現在在台中一家國小念五年級,他又求我去看看他這唯一的小弟弟。他一再地告訴我,他弟弟命比他好。我們做老師的人,很容易進入國小,我找到了小弟弟趙松川的導師,他說趙松川正在從操場裡走回來,在一大堆蹦蹦跳跳的小鬼中間,他指出了趙松川。趙松川顯然是個快樂而又胡鬧的小男孩,他一身大汗,一面擦汗,一面和他的同學打鬧。當我告訴了趙酒店工作松村,他一直有點憂鬱感,很少露出快樂的笑容,尤其吹長笛的時候,總是將一首歌吹得如泣如訴。而現在看到的弟弟趙松川,卻是如此一個快樂的孩子。導師告訴我,趙松川一向快樂,人緣也好。我問他是不是被一個好家庭領養了。導師的回答令我吃了一驚,他說他五歲就進了一所孤兒院,一直住在孤兒院裡。我的好奇心使我當天晚上就去了這所孤兒院,孤兒院的院長是一位年輕的牧師,他帶我參觀了孤兒院,也告訴我他們瞭解趙松川的哥哥現在被關了。他們發現趙松川根本不記得有這麼一個哥哥,他們打算暫時不告訴他,等他大了以後才告訴他。孤兒院並不是經費非常充裕的地方。可是孩子們快樂卻是很明顯,我常常發現孩子要我抱他,他們好像認為酒店打工陌生人都是好人。牧師告訴我,當天晚上有一個晚禱,孩子們都要參加的,我應邀而往,晚禱很短,結束的時候,大家一起唱(你愛不愛我?)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首歌,可是一學就會了。!這首歌的第一段是獨唱。由趙松川唱的,原來他和他大哥一樣,極有音樂天才。晚禱完了以後,我正要離開,趙松川跑過來,要我彎下身來親親他。牧師告訴我,這是他的習慣,喜歡叫陌生人親親他。我將我的所見所聞一五一十告訴了趙松村,他聽了以後,告訴我他去看過他的弟弟,第一次見面,是一個星期天,他的弟弟穿了白襯衫,白長褲,打了一個紅領結。站在教堂的唱詩班裡,當時他就不敢去認他弟弟了。第二次,他又悄悄地去造訪孤兒院,這次發現,他弟弟在打電酒店兼職腦,他發現他弟弟不但會用電腦,還會英文,而他呢?他一輩子沒有碰過電腦,英文單字本來就沒有記得幾個,現在是一個也記不得了。當他開始交上壞朋友以後,他就沒有再去看他的弟弟,他知道弟弟並不認識他。他雖然覺得和那些朋友一起出去玩,是一件很爽的事,可是他不希望他弟弟知道有這麼一個哥哥。在我們開始練琴以前,趙松村又說了,「李老師,我不是說過嗎?!我弟弟命比我好。如果我小時侯就進入了孤兒院。今天我就不會在這裡了。」聖誕節到了,今年,輔育院請孤兒院的孩子們來共同舉辦聯歡晚會,我和王胖子也參加了,各種的表演過後,壓軸是大合唱(你愛不愛我?),在台上。首先由輔育院的趙松村演奏長笛,這次他沒有將這首燒烤歌吹成傷感的調子,接著是獨唱,而獨唱的居然是他的弟弟趙松川,在場只有我、王胖子和哥哥趙松村知道他們是兄弟,獨唱完了,大家一起站起來合唱。我注意到趙松村在弟弟獨唱的時候,眼淚已經流出來了。大家合唱的時候,他沒有唱,一直在擦眼淚。合唱完了以後,弟弟趙松川又跑到他哥哥那裡。他天真爛漫地說:「大哥哥,你的長笛吹得好好聽,應該親親我。」趙松村彎下身來親親他,他忽然從他頸子上拿下了那個媽媽留給他的十字架項鍊,掛在他弟弟的身上,他弟弟被這個動作愣住了,可是仍然大方地謝謝他的哥哥,走下台來。這次,我和王胖子再也忍不住了。在回家的路上,王胖子對我說:「我終於懂得什麼叫『命好』了,『命好』就是小的烤肉食材時候,只碰到了好人,沒有碰到壞人,我小的時候,沒有錢念一般高中。而要去念高職,也無法念大學,可是我一直沒有碰到壞人,如果我小的時候就碰到壞人,我一定也會學壞的。」我說:「王胖子,你說的有道理,可是命仍然可以改的,如果我們這些好人多和他們做朋友,他們就不會變壞人了。」王胖子同意我的說法,他說看起來,趙松村的命已經改過來了。雖然外面很冷,我們仍然感到溫暖。***************************我覺得不只是小時候碰到好人是命好縱使長大了在社會上複雜的人際關係裡如果能遇到真心相待心意相通的朋友也是命好感謝這一路上遇見的朋友讓我成為一個好命的人好高興能夠遇見您.也謝謝你的烤肉真心相待…

hk24hkyz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